对话中国首位F1车手周冠宇:7岁第一次开卡丁车就爱上了赛车

对话中国首位F1车手周冠宇:7岁第一次开卡丁车就爱上了赛车
对话中国首位F1 车手周冠宇   7岁第一次开卡丁车就爱上了赛车  11月16日,一级方程式(F1)阿尔法罗密欧车队官宣,中国车手周冠宇正式加盟该队,将作为正赛车手征战2022赛季一级方程式(F1)锦标赛。由此,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正式车手,他将在下赛季的F1揭幕战——巴林站完成他的首秀。11月17日,远在英国的周冠宇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每一个了解赛车的人都知道这条路上的艰难,很开心在F1赛场上中国选手真正地有了一席之地。” 紫牛新闻记者 张冰晶  “人生中第一次专业比赛当天,受伤在医院度过”  1999年出生的周冠宇,上海人。他和赛车的缘分,源于小时候父亲带着他开卡丁车的一次经历。“我从很小就喜欢车子之类的玩具,生日礼物都会选择和车相关的。7岁左右,家人带我去开卡丁车。当我鼓起勇气坐在车上感受那种速度的时候,一下子爱上了卡丁车。”  周冠宇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后来放学我都会去玩,时间久了,大家发现我单圈开得比那些玩了很久的成年人的速度都要快很多。”  父亲是个车迷,对周冠宇的兴趣很支持,“那时候我主要在上海练习,隔一段时间,家人会陪着我去各个城市参加卡丁车比赛。”让周冠宇至今都记忆犹新的是8岁时参加的上海卡丁车俱乐部赛,“那场比赛是我人生中第一场专业的卡丁车比赛,但(那天)却是在医院度过的。比赛时,我后面车手的车子失控了,从我肩膀上飞了过去,伤到了我的右臂。回家后脱了赛车服,发现胳膊有一个很大的口子,需要去医院缝针,于是我在医院度过了比赛的那一天。当时还很小,家人也很担心,问我是不是想要继续开。我虽然觉得很痛,但还是点了点头,可能也是从那时开始,他们看到了我对赛车真正的热爱,所以一直很支持我。”  周冠宇年少时光的许多记忆都是在卡丁车赛道上度过的,训练体能、研究战术、一遍遍驾驶着卡丁车飞驰。10岁时,他包揽了全国卡丁车锦标赛八个分站赛的全部冠军,“我对其他一些极限的东西是会感觉到恐怖的,比如我恐高,但对于速度,好像无论多快我都不会有任何畏惧。”  少年时远赴英国追梦,从“卡丁车”到“方程式”  “在国内很多卡丁车赛事夺得了冠军后,我就有了一个梦想——成为F1车手。”周冠宇告诉记者,他需要去水平最高更加职业化的赛车文化环境里操练。  2010年,11岁的周冠宇在家人的陪同下去英国寻找新的发展,“在英国遇到了顶级赛车手,和最优秀的青年赛车手切磋。比赛中,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国外水平和国内水平的差距,国外一场比赛有三四十人,竞争非常激烈,可能0.1秒就是第一和第十的差距。当然,孤独感也挺多的,因为赛场上没有别的中国人,一开始会被欺负。”  周冠宇坦言,去英国的时候只有11岁,不仅在赛道上遇到了困难、压力与迷茫,在赛场外,他也和很多年纪轻轻出国留学的少年一样,要面对国外文化带来的差异感。  如今回忆起那段岁月,周冠宇说:“也是重重困难加速了我成长起来的决心,当时一边上学一边练车,每个周末或有赛道日的时候就去试车,不断练习,不断找一些新的突破。2013年末的时候我开始发现自己的成绩有明显的提高,从一开始的10名开外,到后来变成领奖台的争夺者。”  在相继斩获全美锦标赛、全英锦标赛以及欧洲锦标赛14至17岁组别年度总冠军的时候,2014年,培养一级方程式赛车车手的法拉利车手学院向周冠宇抛来了橄榄枝——他开始了在意大利独自生活的时光,这也意味着周冠宇从卡丁车赛事体系中“毕业”,进入了方程式体系。  “卡丁车更多的是在赛道上进行训练,到了方程式需要更强的体能,对脖子、臂力、颈椎要求都非常高,体能要求一下子就上了一两个层次,这也是要进行特定训练的,很开心在法拉利车手学院,我得到了非常专业化的培养计划。”  F1奥地利大奖赛   驾驶儿时偶像的赛车  开启赛车方程式生涯后,从F4、F3、F2再到如今成为F1的正赛车手,周冠宇一路都在“打怪升级”。2019年,周冠宇升级到了F2赛场,并且成为雷诺F1车队的发展车手,同时参加F2比赛。由此,他成了中国首位签约F1厂商车队的车手,也成为了中国赛车界最为接近F1赛道的希望之星。  今年3月,周冠宇在F2巴林站收获冠军,这是他的首个F2正赛冠军,“整个比赛过程很艰辛,所以这场比赛我印象很深,也是我自己第一次在F2的正赛拿冠军,对我来说意义很大。”  今年7月,在2021赛季F1奥地利大奖赛的首次自由练习赛中,周冠宇驾驶着阿隆索的A521,上演了他在F1的“首秀”。  周冠宇说:“能加入F1大奖赛,是一件很令人兴奋的事,我知道自己的梦想和目标远远不是驾驶赛车在练习赛中,而是希望成为F1车手。练习赛的时候,我其实压力很大,但最终跑得还不错,车队各方面也非常满意。”  而更让他觉得有意义的是,在比赛前后他得到了自己儿时偶像阿隆索的很多帮助和认可,“小时候,我曾经双手举着带有阿隆索元素的黑白方格旗,留下了一张标准的游客照。长大后,我真的坚定地在这条路上走了下去,和小时候崇拜的车手们同场竞技,还驾驶着我小时候偶像的赛车,特别开心。”  戴着青花瓷元素头盔   F1赛道,中国人来了  记者注意到,周冠宇参加很多比赛,都会戴着自己设计的头盔。周冠宇说:“头盔上基本都是我的一些想法和喜欢的一些设计。参加F1练习赛用的紫色头盔,头盔顶部用了蓝白青花瓷的设计灵感,这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意味的设计。头盔侧面是上海的天际线,代表着我的家乡。头盔上还有我的中文以及英文名字。”  11月16日,周冠宇正式成为中国首位F1车手的消息官宣。11月17日晚,远在英国的周冠宇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之前也是挺紧张的,得到消息后整个人都轻松了,心里的石头落下了。”  周冠宇说:“每一场比赛只要在领奖台看到国旗升到最高点,国歌奏响,我都会很自豪。在比赛中,别的国家升国旗,你可能不知道是哪一位车手,但听到中国国歌就知道肯定是我拿了冠军,因为我现在是唯一的中国车手,我也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向世界展示我们中国人的风采,在F1赛场上,我们中国人来了。”  对于明年F1的比赛,周冠宇充满了期待,“新赛季将和车手博塔斯一起搭档,他很优秀。进入到F1的世界中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完全不一样的氛围。我需要学习与付出的还有很多,希望明年可以顺利把自己最满意的一面展现出来。”

高明琪:准备期短对平局很满意 两失球和体能有关

高明琪:准备期短对平局很满意 两失球和体能有关
北京时间11月21日下午15点,2021赛季中甲联赛第四阶段成都赛区展开第27轮最后一场角逐,黑龙江冰城队对阵江西北大门队。结果,黑龙江冰城队在两度落后的情况下依靠刘鑫宇和埃沃洛的进球,两度追平比分,最终双方以2比2平分秋色。比赛结束后,黑龙江冰城队主教练高明琪出席了新闻发布会。  在点评本场比赛时,黑龙江冰城队主帅高明琪表示:“经过了90分钟的比赛后,我们在成都赛区的第一场比赛以2比2战平对手,纵观整场比赛,我觉得队员在场上的表现还是挺好的,全队在两度落后的情况下能够不放弃,并最终扳平比分,到了最后阶段甚至还有绝杀比赛的机会,可能在运气我们也稍微欠缺了一些,我们教练组对队员的表现很满意,因为我们球队的准备时间不够长,在仅仅不到10天的时间内,我们的体能还不具备90分钟的高强度比赛,所以取得平局我们也很满意,希望队员的状态能够越来越好。”  在被问到队员的状态将如何调整时,黑龙江冰城队主帅高明琪回答道:“全队经过了将近40天的休息,然后再集中的时候相当于一个准备期的开始,全队的准备时间相对比较短,后面需要我们不断加强各方面的训练,以及对对手有针对性的布置,随着比赛的深入我相信队员的状态会越来越好。”在被问到两个失球都是通过对手边路传中而造成的丢分时,高明琪表示:“这也和我们的体能有关,在由攻转守的转换当中,对手打到边路以后,可能由于身体机能的各方面原因,我们回去后还要及时总结然后进一步提高。”  (不死草)

拜仁停发基米希等隔离期间工资 因他们拒接种疫苗

拜仁停发基米希等隔离期间工资 因他们拒接种疫苗
据德国媒体报道,在基米希因与感染者接触而接受隔离的时间里,拜仁不会给他发工资,因为他还没有接种新冠病毒疫苗。  据周日的《图片报》报道,这项措施不仅影响到基米希,还影响到其他四名未接种疫苗的球员,他们也不得不接受隔离。  第五名未接种疫苗的球员不必接受隔离,因此工资不会减少。  据消息人士称,这些球员在被隔离的日子里是没有工资的。《图片报》称,拜仁高层希望发出一个信号,加大对球员接种疫苗的压力。  基米希是唯一一个公开承认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但据信穆西亚拉、格纳布里和舒波莫廷也没有接种。  基米希不接种疫苗的理由与个人对现有疫苗的怀疑,以及对副作用的恐惧有关。  基米希错过了德国国家队最近的比赛,以及拜仁周五1比2输给奥格斯堡的比赛,预计还将错过下周二与基辅迪纳摩的欧冠比赛。  (塞尔吉奥)

德赫亚:曼联已经糟糕很久了 球队肯定有问题了

德赫亚:曼联已经糟糕很久了 球队肯定有问题了
在曼联1比4输给升班马沃特福德之后,德赫亚表示这样输球让他感觉羞耻,此外球队现在不会处理皮球,也不会正确地防守了。  德赫亚还表示:“我们试图做到最好,但我相信球队有问题了。如果你看比赛,可以看到我们的水平是非常低的。我为球迷感到非常遗憾。我们是为曼联效力的,我们必须做得比这更好。”  “我们已经糟糕了很久了。像曼联这样的俱乐部必须为冠军而战,现在我们离这个目标还很远。”  (塞尔吉奥)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冬奥百问 – 谁是“中国短道速滑之父”?

冬奥百问 | 谁是“中国短道速滑之父”?
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在北京启幕。中新网体育部推出系列栏目《冬奥百问》,旨在普及冬奥知识、解答热点问题、共话冰雪趣闻,帮助大家在北京冬奥赛时拥有更佳的观赛体验。  第27期 冬奥百问 | 谁是“中国短道速滑之父”?  哪支队伍堪称中国冰雪运动的“梦之队”?答案毫无疑问是中国短道速滑队。  这支王者之师不仅贡献了中国冬奥会历史上的首枚金牌,而且在中国代表团历届所取得的13枚冬奥金牌中独占10枚。  这一系列荣誉的背后,离不开一代又一代前辈的努力,其中就包括辛庆山。  辛庆山被誉为“中国短道速滑之父”。从上世纪80年代执教开始,他培养出了李琰、杨扬、李佳军、王濛等一众短道速滑世界冠军。在他的带领下,中国短道速滑队实现了从弱到强的转变。  1985年,短道速滑国家集训队首次组建,这支队伍以辛庆山带领的吉林省短道速滑队为班底。最初的训练很艰苦,缺少装备、器材落后,辛庆山一边借鉴国外经验,一边摸索适合中国运动员的训练方法。  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中国短道速滑队开始在国际赛场崭露头角。1987年,李金艳在女子3000米项目中为中国短道速滑创造了第一个世界纪录;1989年,郭洪茹收获了中国短道速滑的第一个世锦赛冠军。资料图:图为第16届亚运会火炬接力现场,长春站首棒火炬手、中国短道速滑功勋教头辛庆山在传递火炬。新华社记者 王昊飞 摄  这些从无到有的突破,为中国短道速滑带来了新的希望。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短道速滑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中国短道速滑队也渴望站上冬奥会的最高领奖台。  1995年,短道速滑国家队正式成立,辛庆山出任主帅。有了之前的经验,中国短道速滑队加快了追梦的步伐。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杨扬在女子500米决赛中率先冲过终点,拿下中国短道速滑队,同时也是中国代表团的冬奥会首金。  在杨扬、王春露、孙丹丹等人退役后,辛庆山重点培养的王濛等年轻选手成长起来,继续书写着中国短道速滑的辉煌。  2006年,辛庆山从国家队离任后又回到了基层一线,继续为中国短道速滑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邢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