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板双胞胎姐妹花冲击奥运门票 姐姐欧洲杯获第4

单板双胞胎姐妹花冲击奥运门票 姐姐欧洲杯获第4
当地时间11月18日至19日,中国单板滑雪大跳台和坡面障碍技巧国家集训队在荷兰林堡省小镇兰德赫拉夫参加了两站坡面障碍技巧的比赛,一站是国际雪联积分赛,一站是欧洲杯。两站比赛,20岁的任子筝都是成绩最好的中国选手,尤其是在欧洲杯上她拿到了第四名。而在一周前,她的双胞胎妹妹任子妍获得了瑞士伯尔尼站冠军。新的赛季,这对单板滑雪双胞胎“姐妹花”正在全力向北京冬奥会门票发起冲击。  2001年7月8日,任子妍和任子筝出生在黑龙江,两人从小一起滑雪,到今年已经10年了。四年前,她们转项来到了全新的单板大跳台及坡面障碍技巧项目,树立了参加北京冬奥会的目标。正当姐妹二人决定在新项目上大展拳脚时,一场意外打乱了计划。2017-2018年全国单板滑雪大跳台及坡面障碍技巧冠军赛大跳台比赛中,由于当天天气不佳,任子筝在落地时重重地摔倒在地,造成后肱骨骨折,不得不接受手术。这场意外给姐姐任子筝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两年没有出国比赛。与此同时,在姐姐缺席的这段时间里,妹妹任子妍带着姐姐的那份心不断努力,成长为中国单板滑雪大跳台及坡面障碍技巧项目上的希望之星,在2018年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和单板滑雪世界青年锦标赛上斩获大跳台铜牌,这是中国队在该项目收获的首枚世界大赛奖牌。  2020年8月,任子筝取出了身体里的8根钢钉和钢板,重新出发。在今年3月21日举行的全国单板滑雪大跳台及坡面障碍技巧锦标赛上,她以67.00分拔得坡面障碍技巧女子组冠军,妹妹获得亚军。这个冠军是任子筝克服伤病、不断拼搏的结果,这个冠军也让任子筝收获了信心。看到姐姐走出伤病影响,任子妍也很开心。  2021-2022赛季开始,时隔两年,任子筝又和妹妹一起出国比赛了。11月11日,2021-2022赛季国际雪联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公开赛瑞士伯尔尼站,任子妍夺冠,拿到了130分的国际雪联积分,任子筝发挥欠佳排名第11。11月18日和19日的比赛,任子筝和任子妍再度携手出战,在19日的欧洲杯比赛,任子筝以60分夺得第四,获得了72.6的国际雪联积分,任子妍名列第13。  姐妹二人成绩虽有起伏,但努力比赛、争取更多的冬奥积分,一起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国争光,一直是她们最大的梦想,也是她们不断前行的动力。(转自11月22日《中国体育报》04版)

中国体育装备赞助:外资退潮 国货迎头赶上

中国体育装备赞助:外资退潮 国货迎头赶上
以中超联赛为代表的中国职业联赛,在此前多年的野蛮生长导致了如今骑虎难下,尾大不掉的局面。欠薪,退出,乱象层出不穷。中国职业体育的发展再次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但是从国产运动品牌对职业体育发展的层面上讲,最近十年国产品牌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仅仅十年前,中国的职业联赛装备供基本还在被耐克和阿迪达斯包揽,国产品牌难得一见。但如今,除了中超,国产运动品牌基本把持了所有国内职业赛事的主要装备供应赞助商的位置。  从贸易战到今年的新疆棉事件,不少国人对此前一致青睐的国际品牌逐渐失去好感,转投国产品牌阵营。2019年阿迪达斯在大中华市场实现销售额连续23个季度双位数增长。但到了2020年,随着疫情演进,大中华区的强劲增长戛然而止。今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随着新疆棉问题的愈演愈烈,11月10日,阿迪达斯官方发布2020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剔除汇率因素,阿迪达斯第三季度收入下降3%。其中,阿迪达斯品牌销售下降2%,锐步品牌销售下降7%。以欧元计算,阿迪达斯收入下降7%,来到了59.64亿欧元(2019年为64.1亿欧元)。  中国职业体坛的装备,未来又要依靠谁呢?  足球:阿迪耐克轮流坐庄  从2008年起,耐克就是中超联赛的装备赞助商。彼时正当中国足球风雨飘摇之际,耐克以一年1500万美元,且每年递增10%的赞助金额入场,与中超公司签下了10年的合约。具体为在09年赞助16家俱乐部各500万人民币的装备外加150万资金。按照逐年底层情况到了到2018年,年度总赞助费达到3000万美金  这笔赞助对当时身陷假赌黑的中超来说可以说是雪中送炭,NIKE也得到了满意的回报。他们在中国运动品牌市场的份额从2010年的不到13%,在5年间就增长到了约17%。  2015年1月5日,中国之队结束了与阿迪达斯长达30年的合作,选择了耐克送上的丰厚报价。合约为12年,耐克每年赞助金额超过1亿元(主要部分是以运动装备实物支付)。  到了2018年5月9日,中超公司与耐克宣布将继续合作10年。多家媒体报道总金额近30亿元。但这份合约依然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当时以国安为首的几家俱乐部就队中超公司整体“打包”出售联赛装备赞助权的方式表示反对,希望能够让球队单独寻找装备赞助商,但最终无奈少数服从多数,不得不一起吃大锅饭。  30亿元人民币。这样的赞助金额乍听之下确实不错。但要知道,首先,总金额要分拆到整个赞助周期的10年之中,也就是每年3亿上下。此外,耐克是对于中超16支球队的打包赞助,这笔赞助还要再细分到每一支俱乐部的头上,再刨除NIKE提供的装备价值等等,到手的真金白银能有多少要划上一个问号。当时就有人质疑,这笔签约表现出来就好像:足协对未来十年中超的发展不是那么有信心,所以先锁定一个大合同,保证这十年都有收入再说。  此后,又有媒体爆出30亿的赞助中只有8亿为现金赞助,剩余22亿都将以装备提供的方式完成。在这样一刀切的合同之下,每支球队每年获得的不过500万元的现金和折价1300万元的装备。用现在一个流行的词解释就是“共同富裕”,不过,中超的发展确实从2018年以后呈现断崖式下跌,这一点上中超公司还真是有“先见之明”。  总结起来,中国足球头部赛事的装备的供应和赞助层面,耐克是整体接盘阿迪达斯。  尽管除了中超几乎不再单一赞助职业联赛,但NIKE在国内体坛的布局还是卡住了关键位置。国家队层面,2020年1月8日,耐克与中国田径协会提前续约12年,新合同至2033年;2018年8月20日,耐克与中国男女篮国家队续约10年。双方目前已经合作超过25年。体育明星方面,足篮球签约的包括武磊、张玉宁、韦世豪、蒋光太、颜骏凌、易建联、郭艾伦、周琦、王哲林、丁彦雨航、赵睿、方硕、徐杰、张镇麟等等。此外,还有苏炳添,刘翔,李娜顶流担当。  此外,不能忽略的是“国产品牌”卡尔美,近些年,卡尔美同中国众多职业俱乐部也有着广泛合作,赞助范围涵盖女超联赛、中甲、中乙等。球衣款式和造型也得到了球迷的表扬,在新疆棉事件爆发后,卡尔美一度自荐希望和中超联赛各俱乐部合作,取代耐克,但官方并未回应。  篮球:安踏李宁打了翻身仗  在篮球领域,NIKE是CBA最早期的装备供应商。耐克在1995年与负责CBA商务运营的IMG签下4年250万美金的合约,负责为联赛提供球衣和球鞋装备。但到了4年合同到期后,以时任上海队总经理李耀明为首,共有10家CBA球队向篮协提出希望球队可以自行寻找装备赞助商,这在当时被称为“反耐克运动”,原因是NIKE此前私下用高价签约各队明星球员,违反了俱乐部的利益。就此阿迪达斯、匡威等品牌纷纷进入CBA,而耐克也第一时间签下八一、北京、宏远等强队。CBA球衣和球鞋进入了“百花齐放”的时代。  到了2004年,李元伟担任篮管中心主任,重新将收回赞助装备权收归篮协,但当年,李宁、耐克、阿迪达斯都无意入场,鞋类和服装类合作伙伴标价跌到了每年1000万仍无人问津。山穷水尽之际,当时并非一线运动品牌的安踏突然杀出,以3年6000万的价格拯救了CBA。在三年合约期满后,安踏又以2000万为基准外加一定的浮动指标续约5年。  这份合同现在来看是CBA和装备供应商合作的双赢典范,安踏每年2000万的投入固然保证了中篮公司不再亏损,而安踏也从一家福建地区性企业鲤鱼跃龙门成为头部运动装备品牌。据了解,在2004年与CBA签约时,安踏一年的销售额仅3.1亿元,一年后则暴增至6.7亿元,2006年则翻至12.5亿元,2007年则是29.8亿元,2008年达46.3亿元,2009年达到58.7亿元,2011达到89亿元。  2011年3月,首钢击败广东夺冠,18000人沸腾的五棵松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中国职业篮球的商机。安踏跃跃欲试希望达成续约。那些想要上位的其他品牌,需要一份超大合同才能满足CBA的胃口。  耐克出价8000万/年,阿迪升到1.2亿,但都低于篮协和盈方最低2亿的心里预期,门槛升至2.5亿时,安踏也摇摇头不玩了。最终李宁直接梭哈,5年20亿惊呆了所有人。(15亿现金+价值5亿的运动装备)  1年4亿,比安踏时期赞助金额暴增20倍。这笔赞助交易震惊整个中国体坛。要知道,我们此前说过的NIKE09年赞助中超最后的价格也只有10年2亿美金。折合下来不足CBA的1/3;即使是NBA,2006年与阿迪达斯的合约也不过是11年4亿美金,只是CBA的一半。  此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17年8月,双方又达成了5年10亿左右的弹性续约协议,但合作因为种种问题磕磕绊绊并非一帆风顺。CBA短时间内恐怕再难以创造一份2011年的天价装备赞助合同  女篮方面,匹克赞助了目前正在进行的WCBA女篮联赛,是该联赛装备类别独家合作伙伴。  排球:有上顿没下顿  虽然同样是三大球,但排球联赛多年来的惨淡局面时至今日也没有明显的改观。2015年联赛就出现过冠名商空缺,各队必须自筹解决装备供应的问题。“裸奔”在排球联赛中并非稀罕物。  今年6月21日,匹克体育与中国排球协会共同宣布:匹克正式成为2021-2024中国排超联赛官方赞助商,及排超联赛装备类别独家合作伙伴,这也是双方继2017年首次合作后的再度牵手。尤其这三个赛季,排超确定采用赛会制。招商引资无疑是难上加难,匹克的赞助着实令排管中心解决了一大块心病。  匹克此前就有一系列的排球布局。先后赞助了排坛霸主天津女排、老派劲旅江苏女排及塞尔维亚女排,2017年就曾是中国排超联赛官方合作伙伴。  国家队层面,阿迪达斯则是中国男女排长期的合作伙伴。  其他主要项目   乒羽赞助圈子依然很小,大部分被国产品牌包揽。国家乒乓球队的装备供应商是李宁,今年的乒超联赛则是各队自寻赞助。羽毛球方面,国羽今年年初和尤尼克斯开始新的合作,而此前的装备供应商李宁则选择了赞助羽超联赛。  综合来看,国际品牌在中国职业体坛赛事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小,他们早已把赞助的重点放在热门队伍和球星上。这样做的风险也明显小于以一个天价拿下前途并不明朗的赛事。  相对而言,不少正处在发展关键阶段的国内一二线运动品牌,依然把赛事看作扩大影响力,提升品牌形象和定位的重要手段。但在中国足球跌入谷底,中国篮球前途未明之际,找到一个形象良好,潜力不错的赛事谈何容易。不少运动品牌甚至开始把目标对准电竞战队,看着一个个游戏选手身着运动装打电竞比赛,我们的体育赛事该有紧迫感了。  (葛思文)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前申花预备队球员张雨浩加盟西协甲利亚戈斯特拉

前申花预备队球员张雨浩加盟西协甲利亚戈斯特拉
11月21日,前上海申花、大连人预备队球员张雨浩在个人微博上晒出多张签约照片,自宣加盟西协甲利亚戈斯特拉,他将身披25号球衣。  张雨浩写道:“时隔几年再次回到这里,让我充满对足球的渴望地方,这多年一直抱有积极努力的心态面对足球,一心只想去追寻足球梦!很荣幸能够加盟球队,来到这里后感觉既熟悉又陌生,接触了很多新朋友,还好都很热情对待我,我也很快适应跟上了球队节奏!期待早日登陆赛场、去完成自己西班牙职业首秀!我会努力追梦!”  今年18岁的张雨浩出自上海申花预备队。2015年8月,张雨浩与队友租借至西班牙穆塞罗斯竞技,10月份转租克拉克斯。2016年5月份据报道曾在西班牙人试训,夏窗回到上海申花后出战预备队联赛。2018年,张雨浩租借加盟中乙内蒙古草上飞一个赛季,年初转会大连人预备队。今年1月与球队合约到期成为自由球员。  (卡卡)

RSM精英赛麦克卡伯尔交本周第二个60杆 冲到T4完赛

RSM精英赛麦克卡伯尔交本周第二个60杆 冲到T4完赛
北京时间11月22日,泰勒-麦克卡伯尔星期五不得不在RSM精英赛最后三个洞抓到两只小鸟,才能在秋季6次参赛中第二度晋级。星期天,他从后九洞开始这一轮,抓到两只小鸟,然后在15号洞推入50英尺老鹰。转场之后,他连续抓到5只小鸟,所有推杆都在10英尺以内。  泰勒-麦克卡伯尔争取59杆的机会遭遇了比他预想要远很多的长推。九号洞,四杆洞,他在144码处打挖起杆,结果将球打到55英尺附近。  他没有力图推短。小球从洞杯左边穿过,而他轻推小球进洞,交出本周海滨球场第二个60杆,追平2012年汤米-盖尼(Tommy Gainey)取胜时创造的球场纪录。不过塞巴斯蒂安-穆略斯在第一轮也打出这样一个杆数。  “我拿出52度挖起杆,面对一个斜坡球位,我努力打短3、4码,以防遇到一点帮忙或者一点阵风,”泰勒-麦克卡伯尔说,“我觉得洞杯下方8到10英尺肯定很完美,可以推入。可是我低了1度,结果短了很多,在争取59杆的道路上遇到了比我想的更远的推杆。”  (小风)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